走出小厨房,花湛芳站在阳光里现在有片刻迟疑,得到的信息越多,他越发不能判断自己下一步到底朝哪里走。

回到内殿,贵妃已经回来了,花湛芳净了手走到贵妃身边替他换一个松快点的发髻。

“芳娘,本宫待你如何?”

“娘娘待奴婢情深义重,奴婢……”话还没说完,她的下巴被捏住,被迫低头,对上贵妃充满怒气的眼眸。

“广陵王府,要你去呢。”

花湛芳万万没想到广陵王会用这个法子,她是肯定不会去广陵王府的,在宫里,得到的信息会更多,到了王爷府邸里,最多就是看着珊榕郡主争风吃醋,好没意思。

跪下,花湛芳手捏紧梳子,头重重地砸在氍毹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娘娘,奴婢有私心,奴婢看着韩娘子脸上的疤痕,总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奴婢……自不量力,想让广陵王休妻。”

“休妻?”

贵妃捏住花湛芳下巴的手微松,沉吟了一会才说:“韩娘子和珊榕郡主的仇怨,你也知道?”

点头,花湛芳诚恳道:“韩娘子与我说了,我本要做妆与她遮掩,可,她不愿意,她说……”

本来有意将韩娘子的话整理润色,可情急之下,却想不出什么词汇,只能干巴巴地说了韩娘子当时的语言。

贵妃松了手,拿起一旁的帕子擦手:“官家开口说广陵王要你去府里,本宫不好拒绝,你现在就收拾收拾出宫。”

磕头的瞬间,听到贵妃说:“知道该怎么做,该对谁忠心。”

“奴婢誓死效忠娘娘。”留下这句话,花湛芳起身,回到小屋里收拾自己本就不多的东西。

出宫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除了必要不离身的东西,花湛芳把自己的月俸还有攒下的体己银子给司徒羿栩安插过来的小宫女分了。

“姑姑,这也太多了,姑姑还是自己留着傍身。”

“给你们,你们就拿着。”花湛芳很少笼络人,进宫以来都是和这些宫女斗,不会交心,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时时刻刻提防人。

所以就算他有心安排这些人替她做事,也不会明说出来,暗示也少的可怜。

毕竟这深宫里,她有的时候连韩娘子都不会相信,更别提别人。

出了宫门,有个用青色粗布的小轿子在宫门口,花湛芳想了想,广陵王府不会有人来接,便不再留意,打算绕过轿子,冷不防有人从轿子里钻出来,挡在她面前,称呼她。

“芳姑姑——”

眼前的婆子花湛芳不认得,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警惕地花湛芳后退一步,袖子里的匕首滑落手心。

“姑姑莫怕,我们老爷请姑姑说几句话,说完,就会送您去广陵王府,不会碍事。”

下意识反问:“你们老爷是谁?”

“见了面自然知晓”老婆子压低声音,走到花湛芳面前抬了抬下巴,花湛芳感觉后腰被利刃顶住,有人在她身后。

跑是跑不掉了,花湛芳不去也得去,被威胁的感觉很不爽,若是平时她心情好些,还会和这群人虚以委蛇。

但今日,花湛芳被广陵王摆了一道,要她去府里,自然觉得自己的谋划落空,虚以委蛇的心思是一点没了,正巧碰上这些人,那就顺顺心口的窝囊气。

老婆子看花湛芳不动,伸手过来拉扯,“芳姑姑,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猛然伸手把老婆子拽到自己身前,握住袖子里滑落的匕首横在老婆子脖子上,脚下旋转,避开了后腰的匕首,看着对面有些愕然的老年男子。

同时,匕首下,殷红的血液已经顺着老婆子的脖子往下流,面对老男人,冷然道:“让你的主子出来说话。”

“芳姑姑聪慧,老夫亲自来了。”

镇国大将军。

大将军似笑非笑的神情花湛芳就知晓大将军必然不怀好意,他衣着朴素,身上的湛蓝袍子在夕阳下看着镶嵌着血红的影。

他单手背在后面,看着花湛芳的眼神里多是审视,片刻和煦地笑道:“之前没有仔细看过姑姑,此刻一见,才知道与在下故人有几分相似。”

走上前,伸出双手:“老夫就是来请姑姑到府上一叙,至于姑娘要去的地方——”

花湛芳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戏谑便知道今天这个局就是为了把他骗出宫。

为什么呢?

花湛芳手心里微微泛潮,握紧了手里的匕首,盯着大将军不敢松懈,知道大将军自己是拼不过的,但是也知道,她此刻放弃,便成了人家砧板上的鱼肉。

“芳姑姑,我对你并无恶意,你也无需如此,老夫还不至于对你一个小娃娃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问你几句话而已。”

花湛芳眼看着他伸手过来,手腕一疼手里的匕首就落入大将军的手里,握着匕首的胳膊都是酸麻的,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推到轿子里,手臂被扭到身后,那婆子死死攥住。

这种姿势极为别扭,她半个身子已经酸麻,根本不能动。

眼睛被蒙上黑布,一点光亮都看不见,能感觉到手腕上还在被人缠上了麻绳。

“要带我去哪?”

老婆子冷哼一声,并不回答她,缠上手腕的麻绳被拽的更紧,手腕不能活动,血液不流通废了也不是不可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乱世小说【luansh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妆娘弄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