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造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乱世小说luansh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大元泰定三年,十二月初八,隆隆雨夜。

“好重的血气!”

望着归云庄紧闭的大门,灭绝师太的第五弟子静空忍不住喃喃出声,心底也升起重重疑云。

归云庄坐落于峨眉山脚下,这归家老爷太太皆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为何四周竟血气冲天?

难道有人,会去为难这么一户首善之家?

“扑”的一声,静空只见师父灭绝师太缓步上前,右手掌心向前虚空一震,归云庄紧闭大门瞬时凭空而开。

还不待她为师父这一手内功叫好,门内凄惨恐怖的场景便已跳入眼帘。

好多尸体!

断肢残颅、数之不清的尸体层层叠叠,将原本开阔的庭院石砖盖得严严实实。随倾盆大雨不断冲刷,归云庄的庭院里,尸身的血水与雨水积蓄,早已积成了一处可怖血池,难怪风雨交加也掩不住这冲天的血腥气!

随灭绝师太推开大门,汩汩血水迅速朝着师徒六人脚下汹涌而来,吓得五位弟子齐齐后退几步,生怕沾上脚下的“血河”。

徒弟们的动作,灭绝师太自然注意到了,她不满地冷哼一声,双足同时朝下轻点,施展出峨嵋派师传轻功,直直朝归云庄檐下内堂飞去。

“你们且等着!”

隔着杀杀雨声,静虚、静空、静慧及灭绝此番下山新收的八、九弟子,皆听到自家师父清脆动听的年轻女声自内堂传来。

众弟子点头齐声领命,双眼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紧昏暗内堂深处,显然是在担心自家恩师的安危。

“轰隆”一声,一道电光刺破天际,原本昏暗的归云庄内堂也随之被照亮,站在门外的众徒看清内堂情形,皆吓得深吸口气!

顺着漫天白光,她们分明看见,恩师此刻所置身的归云庄内堂里,正依次坐着六男六女,十二具脸色惨白的死尸!

他们双目暴睁,皆愤怒瞪视着庭院方向!

“归五少爷?归五奶奶?”

内堂中央,灭绝师太显然也看清了内里的情形,她并不理会身后弟子们的轻声惊呼,戴着笠帽,穿着带雨蓑衣,皱眉迈步朝群尸走近。

雨水“滴滴答答”的,沿着灭绝师太的蓑衣滑落,随她的脚步在内堂地板上画出一行清晰水痕。

最终,她脚下的水痕,停在了归家大少爷的尸体前。

只见三十岁不到的温润男子脸上,此刻刀痕累累,原本高挺的鼻梁竟被人横刀砍断。

他一双眼珠仍死不瞑目地朝前望着,写满了愤怒与痛苦。

“归老爷,归太太?”

灭绝师太再度朝前望去,重重的雨幕将内堂隔绝成了一处封闭小空间,她的疑问声也在这处空间里层层回响,顺着声波的回荡,她挺住脚步,两步之外,人人称颂的“活菩萨”归家老爷与归家太太皆双目暴睁着,神色狰狞至极地怒瞪前方!

灭绝师太顺着俩人的目光,朝身后望去。

——所有尸体看着的,都是庭院里的“尸山血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正是大元泰定三年十二月,灭绝师太不过21岁出头,她于一年前继任峨嵋第三代掌门之位以来,先是遇见师兄孤鸿子被恶贼杨逍羞辱气愤而死的惨事,又为寻回峨嵋遗失的“镇派之宝”倚天剑,亲自下山,携三弟子静虚、五弟子静空、六弟子静慧远赴西域,探听倚天剑与杨逍下落,历时半年终于自汝阳王府处盗回倚天剑,携新收八弟子何方与九弟子静照返回峨嵋。

对着身后的众弟子,灭绝师太自是端起一副威严之态,她毕竟不似师祖郭襄女侠、恩师风陵师太,皆是四五十岁年纪才执掌峨嵋一派,因此也更加注重维持座师沉稳之态。

但此刻背对众弟子,她也忍不住变了颜色:自幼拜师峨嵋的她,15岁便因天资卓绝成为恩师风陵师太认定的第三代掌门人,这些年间,虽不似其他江湖帮派弟子命里打滚,日日将性命悬于腰间,却也随郭襄祖师、师父下山历练过许多次,似今夜这般尸山血海的场景,实在是前所未见,望着归家人那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即使是灭绝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寒而栗。

“归云庄向来和乐,便是鞑子官府也从不与他们家为难,怎么会突遭灭门之祸?”

强自按下心头的毛骨悚然感,灭绝师太右手拇指与食指忍不住摩挲着倚天剑剑鞘自问,一个人置身数十上百具尸体之中,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灭绝师太的瞳孔忍不住一缩,她即刻提起右脚,径直朝着主位归老爷的位置走去。

就在刚刚,她似乎看到了归家老爷手中,正紧紧攥着些什么东西?

“簌簌簌!”

还没等灭绝师太看清,她的右脚甫一踏上归老爷身前地砖上,便听得几支羽箭破空声同步而至,灭绝师太头也不抬,径直左右挥舞起倚天剑,使出“峨嵋剑法”中“轻罗小扇”,虽然宝剑并未出鞘,可她快到异乎寻常的剑招动作,早已在日复一日地练习中威不可挡,为自己在身前打造出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影铁墙。

十六支羽箭,不过瞬息间,已被灭绝师太统统打落。

“好!”

看到自家师父施展高明剑术,归云庄大门外的众弟子都忍不住高声喝彩起来。

其中,以九弟子静照年纪最小。

她原是河南开封街头一小乞儿出身,大抵是营养不良的缘故,她不仅头大身小,天生连反应也总是慢师姐们半拍,灭绝师太领弟子返回峨嵋路上,正好去开封府恭贺兄长方评30岁寿辰,兄妹二人便在街头遇见了9岁行乞的静照。

方评见她年纪虽小,却饿得双眼发昏也不忘乞食奉养重病生母,实在是孝心可怜,便在其母病床前,促成了自家妹子灭绝的收徒善行,让静照生母在死前了却心愿,也免了这么一个好孩子无依无靠,独自个儿在人世间饱尽欺凌与冷眼。

此刻,随师姐们站在归云庄门外,小静照听得众人齐声叫好,心里也得意洋洋,只觉自家师父宛若天女降世,挥剑动作高明无匹,因此虽众人叫好声已停,她也扯起嗓子,用尽全力嚎了一声“好”!

“哈哈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