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乱世小说luansh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段乞宁在金架床旁踱步,她披着一层浅薄的罩衫,收拢领口于胸,掀起淡淡的香味。

而郎中坐在床侧替崔锦程诊疗,神色紧绷。

一时间房中气氛紧张焦灼,段乞宁默不作声望着铜镜。

按照规矩,侍奴半夜会见外女终归是不妥的,段乞宁特地将床帐放下,遮盖住崔小少爷的人影,只从琉璃纱帐中堪堪伸出一截手腕。

郎中的白丝帕覆盖在腕间,就这样隔着丝绦会诊。

碍于外人在场,崔锦程即便疼得难受,还是咬牙维系身形,不至于叫手腕颤抖得太厉害。

段乞宁总觉得自己这时候该说些什么,比如经典台词“治不好拉下去陪葬”,可那郎中似乎根本就不用她威逼,自个儿就已经吓得额头直冒冷汗。

望向她的眼神更是躲躲闪闪,见着她就跟见到阎王爷一样。

段乞宁不禁想问:她有这么可怕吗?

“如何?”

郎中迅速收手,起身,同样也在如何称呼崔锦程的问题上卡壳,索性笼统地道:“段少主,小公子这是胃疾,近日饮食不规律所致,饿久成患。在下这就去开药方,段少主差人每日按药方服用二次,并以流食养胃,三日即可好转。好转之后,也切记莫要再让小公子饿着了,抑不可大荤大油,吃食上还需素雅为主……”

段乞宁板着脸,郎中无法从她的神情来辨别这个男人在她心里的份量。但区区胃疼,就能让女人半夜给男人请大夫,想来应是宠爱的。

起码郎中在晾州城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少主会大半夜让外女进院诊治,尤其是这个从前男人被玩死了喊她去收尸的段府。

郎中委实对这个段大少主怕得很,本来在家睡得香香的都不想来,奈何段家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段乞宁不知郎中心中所想,应了一声,唤多福多财跟去开药方。

郎中才迈一脚,回头望了眼那满是鞭痕的手臂,又斗胆转回身去:“段少主若宠爱夫郎,莫要再动粗了,这位小公子天生寒体,身子骨单薄,需得好好温养。即便要行房中之乐,也应用香油润泽,不可单刀直入,伤及根本。”

段乞宁:“……”好好好,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中医。她以为那些伤是她弄的?谁他爹的这么变.态?

郎中看她的目光犹如看瘟神,段乞宁就知道这事说不清,闭上眼把人打发走。

烛火明明灭灭,半透的床帐里是少年缩在一起的身影,段乞宁的睡意也被这遭搅得七七八八,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躺回去继续睡还是看他胃疼在床上打滚。

她在心底啧了一声:别人的老婆养起来就是麻烦。

很快多福回来复命:“少主,方子开好啦,明日送到府里,明早奴喊药房煎药!”

段乞宁:“不是留了一帖的计量?辛苦女使轮流熬一下,府里可还有吃的?”

多福当场拉下脸:“回少主,膳房的哥哥们都歇下了,这个点再唤他们怕是不妥,再过两个时辰又得早起做早膳,少主想吃什么还是让小厨房做吧。”

总不能为了这个侍奴让小厨房大半夜地去给他开火吧!不能吧!多福心道。

“那你吩咐小厨房,让他们熬碗白粥,”段乞宁道,“明日给大家发赏钱。”

多福听到前半句脸都绿了,“赏钱”才令他缓和些,可是转头又钻牛角尖:少主居然为了这个侍奴给大家发钱?

少主院里的几个下人一半被差去熬药,一半被差去熬粥,两拨人凑一起嚼舌根,说什么“新来的侍奴架子大”“不是夫郎命一身娇夫病”“倒贴的床奴真当自己是主子”……

下人们怨气颇深,等到后半夜粥和药端来,段乞宁已困顿得不行了。

她让下人们把东西搁置在床头柜上,转头就离开了自己的闺房。

今夜那床就让给崔小少爷了,她去睡才收拾好的明月轩,也顺便记一记府里的路。

夜已深,室外的雪安静地飘落,坠落段乞宁微卷的发尾。她外头披了件带毛的大氅,雪花全都落在毛绒绒的领口,化为冰晶。

多财在前面带路,他虽和多福一样刚来段府没几天,但胜在老实心细,很快就能将府里的路熟,七拐八拐地将段乞宁带到。

明月轩这处僻静,离她的主院不远,比邻温泉,是以寒冬腊月都氤氲着一层蒙蒙水汽,就连这里的梅花都开得比别处娇艳些。

段乞宁无心赏花,打了个哈欠踏上台阶,多财则倾身上前,从她手中接过大氅。

推开明月轩大门的那刻,她才切实得感受到胳膊后背上的疼,崔锦程的那一口和挠痕真是后劲十足。

“看起来是个无害的,没想到牙口这么好。”她嘀咕一句,木门吱呀呀地打开,扑鼻而来的是浓郁的药酒香。

就当段乞宁惊疑这个味道的时候,她瞥见床头熟悉的身影。

多财自是也见到了,不知想到什么,耳朵和脸唰的一下全红了,他羞赧地低下头关门,逃得远远的。

明月轩内,床头架上点了一盏昏昧的烛火,门窗遮掩得并不紧实,几抹寒风从夹缝中钻进,将那床头烛火吹得恍恍惚惚,连带着光线都明暗交错,却将榻上那个男人的后背肌理映照得紧致诱人。

段乞宁屏息挪动脚步,男人全神贯注在拔箭和处理伤口中,完全没有觉察的意思。

微弱的烛光照亮木板地,那里有断裂的箭尾和殷红的血迹,几条染脏的白绫散落。

他脱掉了上衣,露出宽阔的肩膀,上衣就卡在劲瘦有力的窄腰间,屈膝坐在床榻边缘,背对着段乞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