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谢伏雁驻停在一座宫殿面前。

宫殿半身隐在迷雾中,连牌匾上的字都模糊不清,却也可见其状撼人,高不见顶,像支撑天地的山柱。

地图显示,阵眼就在宫殿正中,谢伏雁心一横,用剑试探大门。

上碰下碰,没有动静,没有机关。

他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入了玄关。

妖族审美,在人眼中,可谓是不堪入目,更直观得说,他们没有审美这一概念。

妖界常年妖火遍野,没什么秀山丽水,建的宫殿主分两种,一类是奇形怪状务实派,好看谁在乎,能用就行;一类是花里胡哨审美超脱派,妖界风景稀碎,但盛在地矿遍地,地底下埋着各种金银珠宝,制作法器的上品原料,不少人趋之若鹜,妖们对钱财不感兴趣,见金银好看,也会一股脑拿来装饰宫殿。

很显然,这座宫殿属于后者:通往殿室深处的甬道阴暗狭窄,和墓道没什么区别,间隔数十步才有一星半点火光亮起,那火光红中带绿,内焰中一颗眼球滚动,诡异如鬼火。然鬼火亮处,两道壁上,头悬顶处,如星星点点反射光不止,那是镶在墙上的紫金、玛瑙、碧玉、璇珠以及难辨清种类的灵矿,眼花缭乱间,与火光互相勾勒身形。

一枚金玉约莫两枚硬币大小,而在这里,一面墙上,半面皆金玉,冥色难掩其流光。

可恶,要不是这是幻境,他高低得扣两面墙回去!

阵眼就在甬道尽头处,谢伏雁扶了扶晏云疏,以防他从肩上滑落。

就在这时,鬼火齐齐扑闪一瞬,只听脚下传来踩水声,谢伏雁定睛一看,是血。

从远处蜿蜒而来,血迹延绵不绝,直通向殿室,殿室正中,一个男人躺倒在地,浑身是伤,他身边站这个人,昏暗视线下,谢伏雁辨不清来者何人,是男是女。

待那人转过身,谢伏雁心头猛的一震。

那个人,没有脸!

与其说是没脸,不如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团人形黑影,黑影手里握着长剑,胸口泛着蓝光,那就是阵眼。

黑影动身,缓缓朝谢伏雁走来。

每一步,都散发着杀意。

谢伏雁紧紧抱着晏云疏,心脏跳动到极点,举剑对峙。

黑影停了下来,“他”说话了。

“把缘云疏,交出来。”

缘云疏?

下一刻,黑影消失,一瞬间,已至谢伏雁眼前。

两剑相撞,白光刺眼,火花四溅,阵眼微光湮没于中,黑影内力之雄厚,压得佩剑吱呀作响,几近弯折,谢伏雁被逼得连连后退,险些撞在墙上。

这到底什么情况!这踏马什么东西!

黑影纠缠不休,速度与谢伏雁相比不分伯仲,且步行诡异,出招阴险狠毒,下手还重,步步要致人于死地,而谢伏雁被禁锢灵脉,武器是自带弟子所用基础剑,每击打一次,剑身便羸弱不堪,哀叫连连,肩上扛着个小孩,他还须护晏云疏周全,寸步间处处受阻,况且殿室内光线昏暗,谢伏雁只能靠阵眼蓝光抓住黑影方位,却找不到钳制阵眼的机会,其应付程度之难,十个灰府也比不上!

而且,这黑影说,交出缘云疏?这么说来,黑影也是晏云疏过去的记忆,那被黑影攻击,倒在血泊里那男人是谁,书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谢伏雁一眼望去,借着昏暗臃肿微光,他瞥见男人沾血衣服上,好像绣着蝴蝶样式。

不等他看仔细,身侧黑气携卷剑光劈斩而来,几乎与晏云疏擦身而过,谢伏雁旋身抵挡,黑影再次劈斩,手中剑终于受不住冲击,断裂成两半。

吾命休矣!

谢伏雁心中哀嚎不已。

此时此刻,黑影竟停止攻击,做了个堪称悠闲的动作,再度对谢伏雁举剑道:“缘云疏,交出来。”

这个黑影目的是晏云疏,可是,为什么?如果谢伏雁没有猜错,躺在血泊里的男人,正是灵赋真君缘攒。

可当时缘攒死因是为救其妻被卷入妖界大乱而死,八镜大妖对晏云疏没兴趣,黑影究竟何方神圣,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和小说里剧情差得不是一星半点,魔改也不带这样啊,系统速滚出来解释!

黑影执着晏云疏,谢伏雁内心闪过一丝犹豫,把晏云疏交出去,也不是不行,且不说他们一路下来未曾受过实质性伤害,晏云疏作为反派boss,贯穿这个世界始终,其身份之重不言而喻,就算深陷剧情之外的险境,一定会来点什么剧情杀阻止……

谢伏雁扔下断剑,双手平抱着晏云疏,一步步接近黑影。

虽然琢磨不了黑影在想什么,但谢伏雁总觉得,这东西的表情一定得意不已。

晏云疏紧闭着眼,神色并不放松,眉间皱成一团,就算被打晕,仿佛也能预知到危险来临。

小孩,谢伏雁想,小孩一点心事也藏不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乱世小说【luansh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在系统BUG里艰难求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